章芷珩:以我们的方式拼凑出一个“杂志混合物” | 访谈

来自台湾的章芷珩(Shauba Chang)是一位异常活跃的出版人&编辑,她所创办的Waterfall Publishing出版了包括同名刊物「Waterfall」、介于艺术与生活之间的季刊杂志「NOT TODAY」,以及日本摄影师细仓真弓的「浮游物」、姚瑞中的「小幻影」、由二十八位艺术家所拍攝的作品以及活版印刷制作的散文集「Sen/Sen」等多本艺术家作品集。

Waterfall (瀑布)以网站平台(www.hiwaterfall.com)形态于2006年创立,在线上发表企划与策展计划。专注于艺术文化与生活,向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以邀请与募集创作的方式进行主题编集,作品类型以摄影为主,但也涵括插画、设计、录像、短文与长篇小说等多元面向。

本次就Waterfall的繁多出版实践以及这位身兼策划、编辑、设计等多项工作于一身的出版人的个人经历及思考,我们进行了一次访谈。

 

章芷珩:以下称“小8”  王欢:以下称WH

 

WH:小8好,可以先介绍一下你的经历吗?或许可以从大学开始。

小8:我大学是在台大念戏剧系,每个学期要进行舞台剧的制作,那时课业很重,所以跟外系几乎没有交流。觉得大学这个东西很无聊啊(还是只有台湾的大学很无聊?),就想自己做些别的。毕业后就继续去伦敦读书了,在UCL里面念纯艺。

 

WH:你平时自己拍照片或者做创作吗?

小8:在念研究所之前都有在拍,后来忙着做杂志就几乎没有创作了,从研究所毕业后就停滞中。

 

WH:去伦敦读纯艺,想必也是抱着极大的作为创作者的热情,而念完研究所之后直到现在却很少自己做作品,会不会觉得遗憾呢?

小8:我之前也有想过这件事情,最后给自己的答案还是觉得这是角色上的不一样吧。

做Waterfall很像整理东西,像是行政(笑),其实我后来都会觉得我做的事情是行政,因为一直要通讯沟通。但真的去讲这到底是好还是坏,没有办法去定义它。

 

WH:Waterfall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?大学毕业之后吗?

小8:不是,是读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做了,06年开始弄Waterfall的网站,我有一个partner他会做网站。

 

WH:这么来说,那时课业又繁重,又去修辅修课,还要做一个网站的内容,时间够用吗? 

小8:其实还好,因为是网站,又不是定期更新,约稿也是先从朋友下手。至于内容,也是看朋友们都在做些什么。有画画的,有写文章的,或者做video的。不同内容都会涉及到。

 

WH:Waterfall从网志到出版的第一本出版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当时有在想这个出版物的方向和定位嘛?

小8:是去伦敦之前,大学将要毕业的时候,出了第一本「Waterfall」,那时就是朋友一直在怂恿我(去做出版),我超容易被人家影响,就开始做了。原本是春天和冬天两季出,一年出两本,后来就有些拖延,最后就变成了一年一本,现在出了六期。二、三、四期都是在伦敦编辑,台湾印刷,印量基本都固定在1000本。

至于Waterfall的定位,完全没有想过…就是做了再说。形式的话比较像书,因为它没有任何时效性的资讯,只是基于同一个主题去集结不同的作品。一开始做真的很随性。

WH:那「Waterfall」每期的架构包括作品都是如何选择和编辑的呢?

小8:总的来说,它的形式是先定一个主题,然后根据主题去寻找合适的作品。从第二期开始有open call,向大家征集作品。来投稿的人什么都会有投,但最主要的还是摄影,所以最终选出来的也大都是摄影。

 

WH:我也发现你做的出版物还是很注重摄影的。

小8:我觉得摄影的东西是最直观的,跟其他媒介来比,它比较亲近吧,也是觉得摄影是很容易散播的媒介,就以摄影为主了。

 

WH:你刚刚提到open call,就选人来说,你有哪些倾向吗,或者说这可能也是「Waterfall」的倾向?

小8:每次和大家讲这个都会觉得有点困难,因为我一直觉得「Waterfall」虽然不能算是自己创作,但也算是自己的延伸,所以很多东西都是凭自己的感觉,很主观的决定。通常募集的时间会很长,就会收到很多东西,通过这个也来看看大家对这个主题的反应如何。所以会从收到的东西融合我原本的想法,再通过这些作品重新设定概念,所以投稿作品影响也满大的。

 

WH:虽然说「Waterfall」是一个系列的出版物,但每期的外貌(形式)好像不太一样?

小8:它们的尺寸差不多,只有第五期不太一样,并且是整个感觉都不太一样。其实一开始,我另外那个一起做网站的朋友一直坚持要统一一些,这样才像是系列。但对我来说,每期都是不一样的(存在),所以形式都会不一样,后来他就不管我了,所以到第五期就变了。

 

WH:排版设计都是你自己做吗?

小8:是,大学的时候有帮学校做设计,算是练习吧。其实都是自学的,不会就上网查。

WH:继「Waterfall」的出版之后,为什么又重新开始了一本新的杂志「NOT TODAY」?

小8:原本是只有「Waterfall」,后来遇到另外一个朋友,也是个编辑,他对杂志很有兴趣,那时候就商量做一本新的杂志,于是就想说要先成立一个公司,这样就可以去申请政府的补助。

所以,现在变成了瀑布公司下面有「Waterfall」和「NOT TODAY」。对于新杂志究竟是一本什么样的杂志,因为我们都对当代艺术很感兴趣,又不想做一本正统的艺术杂志,所以就想要挑战一下大家所认为的当代艺术杂志,于是就变成了一个“混合物”。那时候也觉得这些分类也没有那么绝对,可以用我们的方式把它们拼凑到一起。

WH:第一期是什么时候出的?而且「NOT TODAY」似乎是从一开始就确定了只做六期?

小8:2013年底,那时「Waterfall」出第六期(现在一共是出了六期,在那之后就没有再出,因为做「NOT TODAY」之后就没有时间了)。

说实话,我们都没有什么行销业务的经验,对成本、预算、支出、回收等等,完全没有考虑清楚,就是先设定了一个目标做六期,至少有个止血点。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勇气去做季刊。

 

WH:一开始就设定了完全中英文对照的方式吗?

小8:对,因为「Waterfall」也是如此,主要原因一是当初合作的对象满多比例是国外艺术家,二是希望可以让更多非中文读者接触到这刊物里的内容。

 

WH:那做「NOT TODAY」的时候都设想了哪些结构?或者哪些单元这样。

小8:最主要还是决定不要有主题、专题,但是有不同的个别单元。那时有一个很大的设定,就是都和空间有关,当然这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,我们会向那个方向发想去做单元,所以,除了基本的访谈、介绍,还会去介绍空间,包括艺廊、美术馆、餐厅等等。像这种合作到后来就会变成更抽象的空间概念,就是一个“地方”。比如公园,或是采石场,它不会是实体特指的某一个点。而这些单元会和不同的艺术家合作,比如说介绍一个餐厅,传统的做法就是去拜访、拍摄、介绍。而那时和艺术家合作,就变成了以艺术家的视角来呈现Ta对那个空间的想法,就是杂志中的“A SPACE FOR____单元”。

WH:听起来这样的概念又和杂志有着很大的区别,因为杂志可能是对现有的东西去组合、介绍、呈现、评述,而这个做法就好像是基于杂志的再创造,甚至是为了杂志重新生成。

小8:是呀,后来给自己的任务就很庞大。比如「NOT TODAY」每期最后都有一个栏目叫Hi Taiwan,这个单元就非常消耗人力和财力,那些支出非常可怕。

Hi Taiwan是从「NOT TODAY」衍生的特别企划,可以被视作一个微型的驻村计划。每一期我们邀请非台湾在住的外国艺术家,对于台湾的某一特定区域范围内推行新作品的创作,而最终的成果则会呈现于杂志平面。艺术家进驻当地,取材于或许陌生或许熟悉的环境,期间可能举办对谈或开放工作室等面对面的交流,其作品则将反映出他们看到的本土(当地)风貌。借由艺术家独特的视角与创作理念,为我们生活的寻常风景带出另一个崭新视野。

 

WH:驻村的话却不是固定的地方是吗?如何选择艺术家呢?

小8:我们是会先看Ta的创作脉络,找适合Ta的地点,这是一个最理想的设定。但是后来发现这样做太烧钱了,后来就和一些驻村的单位或者艺廊合作,比如某个艺廊刚好有艺术家来做短期驻地,会合作一起来做。

 

WH:参加过驻村计划的都有哪些艺术家呢?

小8:第一期有找米田知子,第二期是印尼艺术家Debbie Tea,第三期找了我研究所的同学——英国艺术家Nicholas Brooks,还有Maya Hewitt等等。这个计划做到最后就发现它已经超过一个杂志的角色了。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第六期的(笑)。

WH:经过你这么说来,做出版的开销其实是很大的,又要有这些计划,出版物的销售可以维持吗?还是有做其它工作来维持呢?

小8:我中间有接一些设计案。但是目前比较集中的方向就还是和艺术相关的,之前还有接过房地产、化妆品等等,但是太商业了,做的不是很开心。

 

WH:在这期间你也做摄影师的书,是逐步制作的过程中慢慢浮现了WATERFALL PUBLISHING的三种方向?(「Waterfall」、「NOT TODAY」和艺术家书)

小8:是的,都是慢慢想要做的,可能是没办法被满足吧。比如在做「Waterfall」的时候,就会有“如果套作品没有单独做成一本书会觉得可惜”这样的想法,所以才想说去做艺术家的个人作品。

WH:其实你在出版方面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策划性质的(虽然你自称是行政),那平时有没有与其他艺术机构合作来做一些诸如展览、活动之类的事情?

小8:期间有做一些活动,做活动很累啊,一年办一场两场而已。

策展的话,之前有在东京做过一次,就是在G/P Gallery的计划空间(在东云),是后藤繁雄找我做了一个群展。现在想想很多事情都算是因缘际会吧,比如出细仓真弓的画册「浮游物」,也是因为她在台湾参加驻地所拍摄的,所以想找个台湾的出版社吧,就找到了我。

 

WH:在台湾的独立出版,除了「Waterfall」以外,还有哪些机构呢?可以介绍以下吗?

小8:「摄影之声VOP」啊(www.vopmagazine.com)、nos:books啊(www. nosbooks.com),还有申佩玉之前做的“脑神经衰弱”独立出版(后更名为“申氏书局”∴ SHEN SHEN BOOKs ∴)。以这类型的书籍来说,是算满少的。在台湾来说的话,比较盛行的独立出版品比较多是类似地方志的小型刊物。

 

WH:好的,谢谢小8。

(图片版权归受访者章芷珩所有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